公司总机:010-84108866
业务咨询:400-093-2688
新京报专访和君咨询董事长王丰:非常时期正催生未来的商业形态
来源: | 作者: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 王宇 校对 | 李世辉 | 发布时间: 2020-03-05 | 233 次浏览 | 分享到:


“此前企业更多追求增长,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大干快上’。疫情造成经济活动中断后,我认为企业会开始思考风险问题与经营健康”。在近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和君咨询董事长王丰表示。


面对1月以来突然而至的疫情,我国各界展开紧张的防控工作。疫情之外,众多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面临着新的挑战。


王丰长期致力于公司战略、并购重组、企业投融资及国际化等领域的研究,他所带领的和君为中国最大的咨询公司。王丰认为,这次疫情正在催生出未来的新商业形态,使得很多企业开始认真思考数字化与互联网转型,并且产生自我改造的紧迫感。


对于当前宏观金融形势与政策,王丰预计,疫情将对一季度与全年中国经济增速产生较大影响,建议政府可采取刺激政策。“美联储降息之后,中国央行也可以降息,且降息空间比美国更大,还可以进行短期的央行借贷利率操作等”。


以下为采访正文:


新京报:疫情对一季度和全年中国经济增速的影响分别有多大?能否详细分析?


王丰:影响非常大。去年春节中国市场消费中,电影与旅游市场收入大概为5000亿元,餐饮消费也是5000亿元左右。今年春节期间受疫情影响,电影、旅游和餐饮基本是全面停滞,据与去年的数据类比,显性损失可能就在一万亿左右。去年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是21.34万亿,仅作粗略计算,一万亿相当于这21.34万亿的近5%了。


以上仅是消费领域可能受到的影响。其他行业也受到了疫情的冲击,今年一季度同比保持增长状态是比较困难的。


相对来说,消费领域所受的影响较为短期,3月以来湖北之外的地区已逐渐开始恢复。但目前疫情呈全球扩散,令多国处于紧张状态,从中长期来看外贸等方面会受到较大影响。我们内部研究,全球市场的恢复上,最乐观的预计也是要等到6月份,也就是说全球市场今年整个上半年可能都会处于非正常状态。


至于全年的影响,目前两会还没有召开,暂不确定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发展目标。目前中国经济GDP增速是保持在6%的水平,但受今年疫情暴发这一突发事件影响,我认为会较难稳定在6%。


新京报:你早前曾分析,去年全球货币宽松潮回归,低利率甚至负利率呈蔓延之势。近日美国疫情加重,美联储3月2日紧急宣布降息。据你判断,这对中国的金融市场和货币政策会造成什么影响?


王丰:美联储降息说明全球开始进入新一轮宽松,对于中国市场来说是利好,意味着我们国家的货币政策工具可使用的空间更大。


我认为,美联储后续还会继续降息。目前,美联储的利率在1%左右,此前2008年金融危机时美联储利率最终下调至0至0.25%的区间水平,我认为接下来会降到与2008年同样的水平。


美联储降息之后,中国央行也可以降息,且降息空间比美国更大,还可以进行短期的央行借贷利率操作等。我们可以使用的手段较多,目前中国基准利率在3%上下,日本多年以零左右的利率维持宏观政策,美国利率如再下调会接近零。我提出过,负利率虽然在部分欧洲国家有所运用,但不会成为主流的金融政策,应该看到在世界几大主要经济体中,中国是目前经济调控空间最大的。在这一轮危机中,中国是有一定抗风险能力的。


新京报:面对疫情冲击,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稳增长、减税降费、补贴等措施。你如何评价这些政策的效果?有什么政策建议?


王丰:出台这些政策动因都是好的,不过从政策出台到落地能让企业受惠,还需要时间过程。我的建议是政府可以考虑采取刺激政策。2008年的四万亿财政刺激,尽管日后大家的评价不同,但我总体上认为这个措施是积极的,且实际效果上推动中国进入了一轮高速发展。


我研究了2008年到2018年的数据,全世界只有中国与美国在全世界的GDP份额是增长的,德国、日本、英国等国都是下降的,意味着尽管刺激政策中长期看存在一定副作用,但总体是有效的,刺激政策可以说是我们多次实践过的靠谱的经验。


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不同在于,我们是一个10亿人口量级的经济体,我们的市场空间、市场规模以及需要的基础设施都需要在这个前提下看待。如果总是依赖欧美的经验看待问题,我觉得至少是不自信的。


中国是目前唯一一个所有工业门类和制造领域都齐全的国家,可以理解为中国所有产品都能生产。在目前全球供应链中断的情况下中国制造能力的重要性得以凸显。所以我认为,对中国今年下半年的经济状况可以抱以乐观预期,可能迎来井喷。


新京报:疫情发生以来,A股市场剧烈波动。你怎么看待目前A股的中长期走势?


王丰:我认为A股中长期走势是向好的,建议积极关注。虽然目前可能风险较大,等到疫情过后形势明朗,今年年底或明年中国的资本市场一定会有大的发展。


此次疫情中最大的考验,本质上是全球供应链的中断,相当于全球贸易与供应链开始进入重大调整。对于中国来说,如果中国经济能够挺过此次全球供应链调整,就意味着中国经济是具备自主性,且可以独立自主、自我升级,那么全球资本会蜂拥而至,中国有望成为全球供应链和制造业的发动机。


新京报:那对于企业来说怎么办?怎么做好供应链管理,特别是在非常时期?


王丰:我认为企业供应链受到的冲击是短期的,并且目前已在逐渐恢复过程中。但如果企业有供应链环节在湖北地区,或者大量生产员工为湖北籍,可能短期内还是较为困难,


对于企业来说,接下来可能都会考虑的是给供应链做分散备选方案,对自己的供应链进行调整,分散供应多地供应,将疫情这类突发事件带来的潜在风险分散。


新京报:受疫情影响,有许多企业尤其是零售行业、中小企业陷入了现金流紧张。企业在特殊时期应该如何做好资金链管理?


王丰:实事求是地说,特殊时期的资金链管理难度非常大,极大考验着企业的资本实力。


目前,不少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还未完全恢复正常,管理资金链可行的措施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开支,维持最低成本运营,并通过尽快出清库存及打折销售等方式回笼资金。


除了自身可采取的措施,近期各地各级政府都出台了相关的帮扶政策,企业可以仔细分析,争取社会各方面支持,用足帮扶政策。


新京报:当前中国实体经济多个部门都出现产能过剩,比如钢铁产业。在此情况下并购整合这几年如火如荼。疫情会否加速产能过剩产业的优胜劣汰和并购整合?


王丰:产业整合是一定会发生的,尤其是在制造业领域,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我们常说强者恒强,就是越是在危机发生的时候,身体强壮的人才能活下来,这是自然规律。


我认为可以从两方面看待。一方面,受疫情影响,许多企业遭遇资金链问题,且社会融资难度加大,企业出售的意愿较强烈,要价也随之下降,一些原来无意出售的企业也会重新考虑,对于行业龙头企业来说出现了并购的机会。另一方面,并购往往是跨区域发生的,企业被并购后对其原来所在地的经济发展和稳定可能会带来影响,地方政府会受到损失;且企业兼并有可能带来人员变动,而稳就业是此前提出的“六个稳”的首要目标,这意味着部分地方政府有可能会出台刺激政策帮助部分企业继续生存。


虽然如此,总体趋势肯定是行业的优胜劣汰和并购整合加快,这是产业发展基本规律,即使没有疫情也是如此。


新京报:疫情对大型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影响各不相同,中小微企业如何确保生存,你有什么建议?


王丰:除了之前已经提到的节约成本,企业还可以做的就是开源。疫情期间其实部分经济活动也没有停止,只不过是从线下转到了线上,例如生鲜电商的线上流量在疫情期间获得了爆炸性的增长。以此而言,此次疫情推动了互联网信息产业的大发展,即使是最传统的企业,接下来也需要研究互联网,拥抱互联网。


再如春节期间电影等市场停滞,但也有电影《囧妈》选择了线上播放,这可能就是未来的商业趋势,与线上买菜一样,并不是这部分的商业经营活动完全停止了,而是商业经营活动的形态发生了转变。从积极的角度看,非常时期对未来的商业形态提出了新的命题,各行各业都有充足的空间实践。


另一方面,此前企业更多追求增长,但不重视质量,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大家都想“大干快上”。疫情造成经济活动中断后,我认为企业会开始思考风险问题与经营健康,并会有所作为。


新京报:对于疫情刺激下的在线办公等新市场,企业应如何抓住机会?


王丰:在我看来,在线办公行业未来一定会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会诞生巨无霸以及全球性质的企业。疫情期间不得不实行的在线办公其实是对人们工作习惯的改变。过去我们会认为需要将员工聚集在办公室工作更有效率,但现在改变思维实践后,线上办公也是可以接受的。


软件平台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危机带来的机会下可能会有很多企业成长起来。


新京报:疫情之下,和君咨询的最新停复工情况如何?疫情对和君咨询的经营发展影响大不大?


王丰:我们目前响应了政府号召,采取分散线上办公,除非必要的商务合同签署、盖章等情况,不建议员工前往工作现场。原先客户可能更习惯线下面对面沟通,但在特殊时期适应后也接受了,咨询业务本质上是思想与沟通的工作,我们员工通过互联网在家办公可以取得同等的办公效果。目前我们的咨询工作是正常运转的。


至于停复工,疫情是春节期间暴发,我们大量的咨询顾问没有休息,在为客户撰写疫情影响报告。目前来看受疫情影响,我们的工作量实际是增加了,并且业务需求也有所增加,非常时期人心思变、企业思变,自然会产生咨询需求。


新京报:面对疫情冲击,和君的客户主要反映受到了哪些方面的影响?和君有什么建议分享给大家?


王丰:据我梳理,我们客户反映的影响主要有四个方面,首先是经营受阻,即使恢复经营,目前的效率可能只有原先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一;其次是供应链中断造成的成本上升;第三是市场受挫,市场信心下降导致订单量与订单额收缩;第四是团队因素,员工心理方面情绪变化较大,出现不稳定。


以上四方面影响遑论大小企业都是较为突出的。我们相应提出了几条建议。第一条,流量为王,就是我之前提到的,不是商业经营活动完全停止了,而是商业经营活动的形态发生了转变,流量可能从线下转到了线上,这是需要企业去分析与判断的。


第二条是拥抱数字化与互联网。和君相当一部分客户是较为传统的企业,互联网企业通常来说寻求咨询的意愿不强烈。这次疫情使得很多企业开始认真思考数字化与互联网转型,并且产生自我改造的紧迫感。


第三条是建立学习型组织。冲击与危机到来,要求企业员工具备更高的应对能力。企业在开不了工的当下可以加强对员工的培训,提升员工素质。


第四条是相对大企业而言,并购与产业整合机会出现。我们有许多客户正在制定策略,对于龙头企业来说现在是战略性机遇期,正应该加强投入加强行动。


新京报:疫情对咨询行业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会否造成人才和资源进一步向头部的大型公司集聚?


王丰:人才资源的聚集必然会发生,咨询行业作为服务业难以说并购,我们目前有大量招聘合伙人的计划。


目前来看,中小咨询公司压力较大,面临员工工资与房租等支出压力。大型咨询企业相对抗风险能力更强,我们没有负债经营,且多处物业是自有的,目前受到的影响可能只是公司现金流回款周期稍长一些。对我们来说,只要维持住就依然能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热门文章推荐
更多 >>
联系我们

扫一扫

关注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86号院E区213栋

邮编:100101

联系电话:010-84108866(总机)

业务咨询:400-093-2688(免话费直拨)


aV欧美网